orietur.

大管家胡万

终于有人搞我心中的ck角色top1胡万嘞😭😭😭😭泣不成声


◇疯狗波波:

就是喜欢胡万的痞,他的恶毒。他那股为了活命什么都能舍的劲。


胡万是个美人,却有着悍匪的本质。为了自己活命没有底线。


搞一下胡万万


照例开车链接走评论。重口慎入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胡万回到黄家的时候,天已经快黑了。一丝阴云在天边诡异的滚动着。他能闻到股潮湿的土腥味,带着暴雨来临之前的不祥之兆。


  高墙之上的家丁看清了胡万和他那匹黄马。招呼道:“胡管家回来了。快开门。”


  胡万在家丁拥簇下走进后院。一路上佣人...

幻想症之歌 沉沦

《沉沦》

今天的夜晚,也是无梦之夜。他从小到大,从未经历过有梦的夜晚。他的夜晚代表着漆黑的天和漆黑的景色,以及漆黑的看不清表情的行人的脸,带有某种令人心惊胆颤的恐惧感。在晦暗不明的树的形状和高楼间错杂的阴影下,他常常在想,人的脸上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?会充满了恶意狠狠地盯着自己吗?想到这里,他总像受惊的老人那样手脚发颤,嘴唇发抖;在灯光下他却总是昏昏欲睡,又为自己的颓废和狭小视界而不禁感到些许恼怒,又无可奈何。

虽然无梦,他的睡眠倒确实不算太差。失眠,也就那么几十次。睡不好,很少。他只要能睡着,就能够睡得好。今天他坐在窗边,沉默地望着路灯散发出来的阴暗的灯光,一只手上拿着一本蓝色封皮的小...

元音 作者:兰波

一直挺喜欢这首诗的,就发上来了

元音

A黑、E白、I红、U绿、O蓝:元音们,

有一天我要泄露你们隐秘的起源:

A,苍蝇身上的毛茸茸的黑背心,

围着恶臭嗡嗡旋转,阴暗的海湾;

E,雾气和帐幕的纯真,冰川的傲峰,

白的帝王,繁星似的小白花在微颤;

I,殷红的吐出的血,美丽的朱唇边

在怒火中或忏悔的醉态中的笑容;

U,碧海的周期和神秘的振幅,

布满牲畜的牧场的和平,那炼金术

刻在勤奋的额上皱纹中的和平;

O,至上的号角,充满奇异刺耳的音波,

天体和天使们穿越其间的静默:

噢,奥美加,她明亮的紫色的眼睛!

鹤色

闲得没事写的……实在不咋地,挑战新文风失败了……

鹤色

我第一次从他人的口中听说了藏木雪这个名字,是在我的上一个暑假。那个时候我还喜欢坐在家里只是读一读无趣的小说,除此之外什么也不想干,一方面是因为懒,一方面是因为其他事情都太无趣了。被没收了手机和笔记本,除了看小说,好像也没有什么别的乐趣。空调散发出的气味令我反胃,透过窗户看出去,也只能看见单调无味的破败花园。我们家的人都懒得去打理它,所以里面的杂草已经长得比我小时候亲手种下的牡丹还要高了,用一副郁郁葱葱的嚣张模样傲慢地挺直了背脊耸立着。我躺在床上,枕边放着小说,漫无目的地空想着,比如开学之后要做什么,要去买些什么,如此等等。想着想着我竟然想起...

《醉舟》阿尔蒂尔·兰波

平生相见即眉开:

当我顺着无情河水只有流淌,


我感到纤夫已不再控制我的航向。


吵吵嚷嚷的红种人把他们捉去,


剥光了当靶子,钉在五彩桩上。


所有这些水手的命运,我不管它,


我只装运佛兰芒小麦、英国棉花。


当纤夫们的哭叫和喧闹消散,


河水让我随意漂流,无牵无挂。


我跑了一冬,不理会潮水汹涌,


比玩的入迷的小孩还要耳聋。


只见半岛们纷纷挣脱了缆绳,


好像得意洋洋的一窝蜂。


风暴祝福我在大海上苏醒,


我舞蹈着,比瓶塞子还轻,


海浪--死者永恒的摇床上...

© orietur. | Powered by LOFTER